湖口教育网走进祠堂与先祖开启时空的对话-昊摄影

走进祠堂与先祖开启时空的对话-昊摄影

又是一年春来早,踏春拜祖正当时。
论起拜祖,就一定要说说中国的祠堂文化。
祠堂,旧时又称为“祠庙”或“家庙”,多建于家族的聚居地及其附近。
祠堂也是中国民间保存最好的一种古建筑群体。
祠堂文化远在夏商周便开始萌芽,到宋代形成较完备体系张葳葳,明、清时发展到高峰。
以江南等富庶之地最为兴盛,尤其是无锡惠山附近,各个时代,各种风格的祠堂如群落密布其间。
虽部分已为各类经营所占用,但其古韵沧桑犹存,成为今日祠堂文化的一个杰出典范。
推开大门,跨进高高的门槛,走进祠堂,来一次与先祖的对话。
一些如钱武肃王祠的祠堂小巧而内涵丰富。
一些祠堂则将阁、堂等多种建筑形式融入一身。
前庭飞檐彰显江南特色,后楼却凸出一个圆形亭顶。
甚至将影壁以玻璃幕墙代之。湖口教育网
祖先神像也是各有千秋,神坛之上,文臣武将齐挂阵。
而碑刻更是祠堂文化的典型代表。
虽年代久远,却显现着家族的地位与荣耀。甚至不惜以碑亭供之。
而有的祠堂则更多地融入了家居与园林的元素。
有的祠堂内,还可见古时女儿的闺楼。
显然,民居与祠堂也已合为一体,平时居住,年节拜祖,均在一隅之内。
一些大户人家,还建起了戏楼,可与祖先一同听戏、娱乐。
北宋著名文人范仲淹的祠堂也立于此。
堂院内,这篇《岳阳楼记》便是其清代后人所抄写。
范祠虽不大,但也随处可见江南造园的意境。
以镜借景,将后山的美景囊入园中。
玻璃的大量使用,可见其家族当年的显赫。
墙角的一处天井与水池则显出了主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
李公祠,战炮置于院中,显出其先祖武将的身份。
而后堂则是另一个洞天。
亭台水榭,容于一体,典型的江南园林。
其中的龙袍,虽是展示,但也向后人诉说着家族曾经的风光与历史。
杨藕芳祠,一座近代特点的祠堂。
前堂的建筑为纯西式。西式的墙、西式的窗、西式的天井……
与传统的中式天井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而要说主人就是喜欢外来文化,可就操之过急了!这个亭子便已是中西合璧了。
而后宅则是纯正的传统中式园林建筑!
连门窗都是中式的!是不是被忽悠了?其实,这也是中国祠堂,乃至民居文化的一个特点!
俱往矣,毕竟,祠堂与其文化已如一页史书、连同它所在的时代翻入了历史。
化为前人留给后人的瑰宝,永远留存并扎根于人们的心里。
溯源我们的过去,与祖先进行一次时空的对话,那就背起行囊,开启一次春天的旅行。

钱进 摄
↓↓↓ 各位看官儿,点个zan再走呗~~